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法国行之十三:里尓旧城小步


在巴黎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里尔(Lille),法国第四大城市,一个美丽古老又谧静的小城镇.

话说我在巴黎左岸花神咖啡馆邂逅一位中国女学生,她就在里尓的大学念书.起初我听错,以为是法国的第二大城市里昂(Lyon),后来才知道是里尔.想想反正只有一个小时火车程,于是便决定去一日游.

那个早上,我们从巴黎市区出发,转了两趟地铁去到大火车站,不知走了多少寃枉路才买到火车票.火车不能在一天前在网上订购,我们只能在火车站现购;可是偌大的火车站没有一个英文字,这么多个售票处,都不知道排那一个好.最气人的是,我们向旅游谘询中心询问,那位傲慢的服务员回说:对不起,这里是旅游服务中心,不是火车谘询中心.

好不容易找到一位会讲英语的售票处服务员,在一条长龙中排了近二十分钟,让我发现有自动售票机器,但购票程序全是法文,只好劳烦那位服务员替我们按纽.这一路横冲直撞,也折腾了近一小时.


我跑到香汗淋漓,又急,结果花了约马币三元去解放.这应该是我这一生人中最昂贵的一泡尿!心痛呀,可是没办法再憋,只有忍痛递上七毛欧币.


抵达里尔火车站时,天正飘着细雨.细雨是非常细的那种,即使飘到脸上也不容易察觉.
据说里尔于640年建城,在中世纪时已是个大城市.现在里尓是法国北部最大的铁路枢纽,巴黎,伦敦和阿姆斯特丹三个方向约高铁在此交汇.只是不明白,即然这里是国內外主要交通站点,为何不放多几个英文告示牌?别说法国人民族主义强烈,为了蜂涌而入的中国人,连机场和商场都摆了中文字,还从中囯招聘服务员特为中国人服务;也许,折腰也得看对象吧.


里尓的中心广场,几乎是这里的地标.周末的上午,只有三三两两的闲人.
里尔并不是法国主要的旅游区,知名度也不高,因此看不到东方脸孔的旅游团.由于这里是法国的文化之都,有好几间大学和商学院,因此看到的中国人大多数是学生.


                     古旧的大剧院,见证了这个府城的兴衰起落



造型简约的Cathedrale Notre Dam de la Treille修道院,具现化美感.院内的彩绘玻璃,典雅优美.


                   右边窈窕修长的建筑,并没有让隔壁的豪华气派给击倒.


之前一个星期来实在走太多路了,我们也走累了,不想再去探索古迹,便随意在旧城区逛逛.
午后,断断续续的雨终于让路给暖阳,我们踏着泼洒一地渐层的光影,以悠缓步调在散发静妈氛围的巷道走着.





                        旧城区幽巷风情,徒步走游,总有意外的惊喜.



嗯....哪来的面包蛋糕香?
第一次看见烘焙坊內挂了那么大的水晶吊灯,不看外面排队的人龙,光是这盏吊灯就显现了这家店的豪气.


这个在商圈的waffle摊子吸引了不少人排队,看来是人气烘饼.人排我也排,尝一尝,口味没啥特别,但胜在饼够酥脆.


里尔有一间排在罗浮宫之后的博物馆,由于去到已太迟,考量到购买昻贵的入门票而不能尽兴参观不值得,于是只是在馆內的休息区呆坐避雨.
这一天老天不作美,我还没去喝咖啡便下起倾盆大雨.雨夹带着风势,想好好的雨中散步也不行.不过后来看雨沒有意思停止,待雨稍小了还是得雨中行.浪漫吗?一点也不!有说里尔这个地方最缺的就是阳光,看来是有根据的.




里尔的雨真的是扫了我们的兴,但此行最大的满足,却是吃了在法国最丰盛的一餐.我们俩撐着伞,随性地钻进无名巷道,不小心就来到这间蛮有气派的馆子,望望菜单上的价钱,还不是天价.可是一问之下,二人份的汤其实可以四人喝,只好请求厨房破例给我们少一点.虽然不能减价,但也宁愿不要浪费食物.
我和外子各点了面食,外加一碟干扁四季豆和一碗猪肚汤.加了药材姜片胡椒粒的猪肚汤,猪肚柔嫩弹牙,汤头浓醇甘美,诱人胃囗大开.外面冷风拂面,这一碗热汤温暖了我们的胃,也消却了一身疲惫.小旅行微奢侈,莫过如此.

老城的时光感,花都的奢靡风华,小镇的朴实美丽,九天的法国之行,妆点了我的人生旅途.人生处处是风景,只有认真用心走过,才有体悟.





4 条评论:

  1. 夫了在欧洲逗留了多久,还以为你回来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其实早就回来了,只是写得慢。

      删除
  2. 走了这么多的路,夫人轻减了不少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这人容易减重,回来后裤头立刻松了 :)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