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来不及说的话

你不是说过我们还有时间再见的吗?怎么连再见也不说一声就走了?
也许我们真的无缘,阴差阳错的,我们没碰上面。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那天我特地回老家找那个玻璃瓶了,那个里面装着一条帆船的玻璃瓶,那个你小时候在我老家发現最神奇的玻璃瓶,只是已不知去向。
我们相隔四十多年后重逢,其实并沒有好好话过当年。我只记得有一次你开了我家冰箱,我怒视你,你悻悻然地把冰箱门关上。其实冰箱里连一支汽水也没有。每一次你们从北海过来,你都穿得很整齐体面,我记得你们家那辆大车。
后來,我们都进了报界。之前胡叔叔还特地托我爸要我为你介绍报馆的工作,现在想起来也很好笑。我们虽然同在报界,但却从来没有见过面。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就好像小时候一样,沒有对过话,但世交之情仍在。
后来是在308之前,我们终于第一次握手,你提起了那个装有一只帆船的玻璃瓶。我说我会回老家去找找,只可惜玻璃瓶已经不在了。
两个星期前看见你在我的帖子按赞,心里还盘算过一个月后上槟城去找你,会把玻璃瓶已找不到的事告诉你,还想说找一天要带我爸去探望胡叔叔。
太迟了,你忽然离去,我只能对着遗憾流泪。怎么会这样?
我们常常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其实并不然;我们爱把事情推到改天才做,
岂不知有时候连明天都等不到。空留遗憾。
錦昌,一路好走。也许那只帆船正等着你,准备送你往净土......

8 条评论:

  1. 他的离去,叫很多人难以接受
    尤其是这2天看报界朋友的面子书,我也跟着心情低了下来

    回复删除
    回复
    1. 吉隆坡的朋友上去槟岛,他一定抽空招待。他骤然离世,大家都很难过。星期四我们几位友好会上去送他一程。

      删除
  2. 事实难料, 再次验证明天和意外不懂那个先到。。。

    回复删除
    回复
    1. 说得也是,有时候让人措手不及。

      删除
  3. 他很幽默風趣。。。。。。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认识他?
      他是个倍受压力,也笑着过去的人。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