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

古早人的智慧结晶

我第一次听说鸡蛋花是可以吃的,即乳白色花瓣,中心是黄色的那种。为什么指定这种颜色,则不可考了。

对于鸡蛋花,我们太熟悉了,那只不过是环境的一种点缀;数年前掀起的巴厘风情居家设计,各种颜色的鸡蛋花树,更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但对七十余岁的瑞英姐,鸡蛋花是她小时候的记忆。她说,小时候妈妈常用鸡蛋花加黄糖熬成糖水,说是祛风除湿。

在日军侵占马來半岛的年代,物资瘠贫,最怕的便是家中有人生病,因为在啃番薯木薯的日子里,实在没办法掏出医药费;因此家中长者就利用大自然的草本植物,来给家人保健强身或治病。

鸡蛋花煲黄糖保健,真的不需要任何科学根据,我们的祖先在生活中体验,再將体验变成智慧,今天流传下来的许多草药偏方,全是古早人的智慧结晶。他们只不过善用大自然的恩赐,再將之转换成生活的正能

瑞英姐随手从草地上摘了一把小紫花,说小时候她的母亲也会收集这种小白花,晒干后吊在墙角,哪家有人损手烂脚,就送给他煮一大盆水泡脚。

我问那花朵不是紫色的吗?怎么叫小白花?瑞英姐咧嘴笑说:不知道喔,小时候我妈妈是管叫它小白花。

19 条评论:

  1. 那个紫色小花, 小时候我常常当masak-masak 玩, 现在住城市都没看见了!
    现在有人出书, 把这些古老智慧记录下来, 值得珍藏!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每天打太极的公园原来有好多这种小花,真是不识货。

      若果真有本土草本偏方记录,那真是太好了,怎没有宣传呢?

      删除
    2. 我好像从报纸看到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

      删除
    3. 希望有人把这些智慧集聚成书。

      删除
    4. "希望有人把这些智慧集聚成书" 我也非常同意~

      删除
  2. 老人家都很有智慧,随便一摘就是宝!

    回复删除
  3. 我跟学生说鸡蛋花有毒,不可以碰……:P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也以为它和夹竹桃一样有毒性。

      删除
  4.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妈妈也是很厉害这些花花草草,什么都可以吃一样。哈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老实说没亲眼看见有人吃,真的没胆试。

      删除
  5. 郊外的花花草草很多都是宝,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也不敢乱吃,就像去年我老家的小侄儿有黄疸病,后来经朋友的介绍说草丛中有种草叫"叶惠昂”的能治,结果吃了几次就没事了,省去了一笔医药费!

    回复删除
    回复
    1. 就因为不确定,我们都不敢乱吃,渐渐的,这些偏方就失传了。

      删除
  6. 物质缺乏的时代的人,是很敢试的。没立刻中毒的话就就像吃下去咯。所以有某个时代的本地老人家,特别多肝脏衰歇。
    这个颜色的鸡蛋花,不容易和夹竹桃搞混, 那就安全多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想祖先的智慧都是体验得来的,只是現代人对植物的认识不够,谁也不敢拿性命来开玩笑。就比如其他颏色的鸡蛋花能不能吃,瑞英姐的妈妈沒煮过,她也不敢肯定。

      删除
  7. 以后这些知识不知道会不会消失掉。。

    回复删除
    回复
    1. 就和古早味一样,很多偏已渐渐消失,大家都相信小小的药丸。

      删除
  8. 民间有奇花异卉,也有奇人异事~~~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