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欠债


她哽咽着,带点怒意,怨气一股脑儿的倾泄而出。我静静聆听,没有着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来自原生家庭的压力,来自婚姻的怨怼,就似一条条麻绳般将她捆绑,剪不断,理还乱,让她累得喘不过气来。在她年纪还小时,父母离异,后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各也育有自己的孩子,但老人家有事时,出钱出力的却是她。从小失去父母之爱,由外婆抚养长大的她,其实大可以甩甩头什么也不理,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怎可撒手不理?只是理了,就只会是没完没了的烦恼,像被一块布纏得紧紧,无法放手,也无法脱手。

她说她很累很累,她不想理了,即使让人斥责不孝也罢了。她已不能负荷那排山倒海的情绪。

我无言。有人说做孩子的是来向父母讨债的,为什么父母与孩子之间会有欠债这回事?我真的无法明白。

前阵子老爸也进了医院。他的双手臂起初是长了疱疹,他胡乱涂药,被关节痛的止痛膏灼伤,结果皮肤溃烂。干弟通知我,我一看那双手发炎得快糊烂的照片,立即和小弟驱车回去老家载他。抵达家门时他已收拾行李,边喝啤酒边等我们。如果不是双手发疼得受不了,他哪会这么乖愿意随我们上都门?于是我们随即又开车上路,直奔都门的医院。

我心里早有盘算,在医生说必须留院时,我就要求让老爸住在护士柜台前的病房。有了前一次大闹病房的经历,我必须作出这样的要求。不让他进政府医院,也是因为他会趁人不察溜走。

结果在医院的三天,老爸不断骚扰护士,要求护士让他回家 ;护士不让他走出去,他竟破口大骂,而惊动了警卫在旁驻守,怕他动手打护士。我们劝他好好留医,却被他怒斥不孝。后来是我们被老爸吵得忍无可忍,要求医生让他出院。

那个当下,我们真的很生气老爸的无理取闹,气他不听话,气他固执,但过后,又十分同情老人家。老爸八十一岁了,自从老妈去世后,他的记忆力急速衰退,有些失智,行为也古怪固执。他有时候是非常精明的,他知道如何讲骗话,尤其是当我们发现后院满地的啤酒空罐和烈酒空瓶。对于金钱,他一分一毫也不含糊。我们知道,也许他连自己干了什么也不知道,但他非常清楚他是必须回到老家的,甚至固执的非常坚持自己要独居。

有人说,父母可以养几个孩子,难道几个孩子不能养两个父母吗?为什么让父母在老家当空巢老人?不是这样的,不是孩儿不孝,而是无可奈何。

所以,当有人问为什么我们把老人家留在老家时,我们都无法回答。有时候,很多事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当人的脑袋开始萎缩时,他的思想和行为会变得反常,有时候的确会让孩子慌乱失措。只是,老人家为什么不明白孩子的困扰,烦恼和关心呢?

欠债两个字,的确太沉重了。




10 条评论:

  1.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就不写老人家了,如果写了更匪夷所思,矫情的人不会明白,自己清楚就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友人哭诉自己的苦处,让我有感而发。很多人会认为做子女的怎么会那么多投诉,他们不会明白老小孩发难起来是有多为难孩子,甚至会让孩子发狂。我只是希望老人家都平安,我们也心安了。

      删除
  2. 尽力了就好,别想太多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总是抱着即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总得面对的。

      删除
  3. 不孝的孩子哪会送父母去老人院?要花很多钱的!
    矫情的人真的不会明白,一直到亲身经历为止。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如果矫情的人是亲戚,那才气死!

      删除
  4.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回复删除
  5. 奇丑无比的薰衣草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