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5日星期日

裹了记忆的粽子

因为面子书,我找回失联了二十七年的星槟日报旧同事刘兄。我是从我前一位副采访主任的朋友名单中看到刘兄的名字,心想他也挺潮的,至少拥有自己的面子书。这个年代,尤其是像我们这个年龄层,拥有面子书的确可以找回旧日同窗或朋友。

加了刘兄之后,当下便在面子书发了个讯息给他,彼此免不了话当年。我说每回到苏丹街,我都会往大南通楼上望。当时办事处只有约十位同事,后期的星槟日报因新老板管理不当而陷入困境,人心惶惶,我们这些在吉隆坡办事处的员工被边缘化,日子真的难过;后来报馆还是关闭。我仍然清楚记得,后来我们把办事处搬到雪兰莪大厦六楼,沒几个月,报馆倒闭,我们黯然地离开,从此便各分东西。

我告诉刘兄,我好怀念刘太太的粽子。每年端午节我都会不期然想起刘太太裹的粽子,那是在大南通楼上美好的回忆之一。有时候某些小事或细节,在某个时段像停格在记忆中,清晰深刻,想起一个人也会联想起这些事,也许琐碎,但不时会在脑海中闪过。

刘兄却把我的话记住了,老远偕同太太拎了裹了记忆的粽子送到寒舍,有点受宠若惊,也很感动。

年近七十的刘兄双眉都银白了,我笑说怎么变成了个老头子,其实,我也不再是他口中的小妹了。

捧着香喷喷的粽子,想起苏丹街与一班同事一起走过有欢愉有艰苦的岁月,原来再回首,大家的人生都有了很大的转变。听闻大家都过得好,也感到欣慰了。

8 条评论:

  1. 哇, 这些粽子的确很有重量。。。情义重。。

    回复删除
  2. 不懂如何形容当下时的感动。。。

    回复删除
    回复
    1. 的确很感动,他还称呼我小妹呢....

      删除
  3. 也许苏丹街时过境迁,想必粽子依旧香喷喷。。。

    回复删除
    回复
    1. 吃着吃着,往事一幕一幕闪过.....

      删除
  4. 这样的粽子,多吃几个也不怕肥了。感动啊!

    回复删除
  5. 我最爱吃粽子,所以不怕肥,反正爱心也不会让人肥。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