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星期一

网中人

雨纷纷的断肠四月之后,原以为五月天是美丽的,结果却是比我身上的伤口还要痛的落雨天。近乎天天都要滂沱一番的大雨,浇不灭人民求变的心,却刷走了人民求变的希望,很悲,也很怒!

从大选前的激情,到大选后的悲情,情绪的波动巨大得无法承受。悲恸,因为变不了天,因为霸权的自私,因为人性的丑陋;后来的痛恨,更让我很郁闷。

不想沉溺在悲情太久,于是选择出走。我和网友,后来才知道是学妹的四月,两人开车往南下去,很轻松随性的。

我们先去麻坡找西西留,久仰这位部落客的大名,初次见面是期待的。他不修边幅但从他疲惫的眼神中,我却看到了他对政治的理想和热忱。在这个霸权制政的国家,反对派的路总是会走得很艰辛,少一分能耐都不行。

吃过午餐后,我们越堤往新加坡波大家去准备小住。波大在他的部落格"冷眼横眉"里有不少评论文章,我们甫坐下的话题也当然离不开国家政治。他家女娃儿活泼可爱,也牙尖嘴利,嘿嘿,有其父的真传! 

次日下午,我们约见了另一位网友阿尼。常在面子书上看到她的照片,纵然第一次见面也不会生份。三个女人一个墟,边吃边聊让时间在风花雪月中流逝。

第三天中午,我们离开小岛,赶赴 与安哥爵的约会。只见安哥滿脸春风似的提着两包食物出现,那是安哥特为我和四月而煮的姜醋香菇和黑甜醋咖喱鸡。认识安哥那么久,一直想尝尝这位天才厨艺大师的手艺,因此那一刻真的感动死。安哥現在有孙万事足,除当女儿的陪月公,还替小外孙洗屁屁包尿布,那一副幸福阿公模样,叫我妒忌! 

与安哥爵告別之后,我们再回去麻坡找西西留,话题仍绕在肮脏的大选上。大选后的失落,有如利针不时刺痛着仍热血的心,虽然黑色力量仍如火如荼在进行着,但谁也不能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日子,好或不好,还是得过下去,別无选择。 在平静的麻坡过了一夜,次日买了一些乌达乌达和咖啡粉,我和四月便启程回吉隆坡。

网中人小叙,穿越虚拟空间的交流变成面对面的畅谈,也是一大乐事。

45 条评论:

  1. 夫人难得轻松。。。
    活的自在,乐在其中。

    回复删除
    回复
    1. 哎呀,电脑扭计了,字都堆成一团!

      太郁闷了,所以就出走,也算是给自己充正能量。

      删除
  2. 哇。。。夫人您还真行啊!在网上认识的,从未谋面的,你们都这么亲近?如果我请你到寒舍小住,你敢吗?波大家的姑娘真的越大越可爱,真想亲她一个。

    回复删除
    回复
    1. 波大我是见过几次的,四月去他家住过,和安哥一样,我们有约过一起吹水的。大家理念一样,谈得来。

      如果你真的邀请,我是不客气的哦!

      删除
  3. 提早通知,我立马请假。可我不谈政治,只谈人生经验:-)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若返马,也要通知一声,咱们边叹咖啡边风花雪月!

      删除
  4. 有吃有玩,开心就好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还好不必走太多,否则也难成行。

      删除
  5. 回复
    1. 如果不是他们玩臭,早就变天了!

      删除
  6. 有这样的一群网友,难能可贵。

    回复删除
    回复
    1. 能相遇是缘份,网海中也能交到投缘的朋友的。

      删除
  7. 没有网友们的照片看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哈哈,有些人也像你一样爱搞神祕嘛!

      删除
  8. 以前流行笔友,现在流行网友。
    夫人还真行呢!难怪生活多姿多彩。

    回复删除
    回复
    1. 其实网友就像在巴刹认识的人一样,谈得来的,就交往,没什么可怕的。

      删除
  9. 不是所有的网友都可以交往的,不过可以让夫人交往的网友人品都不错的说~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是蛮幸运的,交朋友嘛,也要有那个缘。

      删除
  10. 夫人很大胆,这样都敢。夫人给你一个任务,去找苦妈吃面包!

    回复删除
    回复
    1. 挑战下。。。

      夫人能找得到那只龟“浦头”,

      俺切。。。











      面包请你吃,嘻嘻。

      删除
    2. 切面包而已?

      薰衣草,妳哉唔哉?

      删除
    3. 苦妈搞神秘呀,不过如果苦妈肯逼道格拉斯露面切面包,我哉!

      (苦妈,偷偷告诉你,豆浆哥帅下的咯!)

      名师:我在等你约我喝咖啡!

      删除
    4. 豆浆抢先讲了我要讲的话。。

      没关系,我还可以多切一段

      ………………牛油涂在面包上!

      删除
    5. 苦妈咱们side bet,妳哉唔哉?

      如那只龟“浦头”,

      俺再切。。。






      一片火腿夹牛油面包请大家吃, 呵呵。

      删除
    6. 薰衣草,名师还有大王蛇,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不为难女人,这个时候,我想大家应该都很有兴趣看看那个薰衣草所形容“帅下咯”的豆浆到底长得有多帅!

      薰衣草,如果妳有豆浆的照片,请post上来!我们大家都会切一片火腿夹牛油面包请妳吃的。

      删除
    7. 苦妈,豆浆我见过了,所以我比较想吃他和大王蛇的一片火腿夹牛油面包。

      你肯成全我吗?保证不拍照!

      删除
    8. 二五仔通风报讯下~~~

      某人会在五月二十二号九时开始出现在马大中文系讲堂。

      不知这会不会吓到某人龟缩呢?

      呵呵呵。

      删除
    9. 名师,我们和路人一起去"扑"苦妈!

      删除
  11. 我最想的是。。。安哥的好料!
    (不知可有机会一尝?随缘吧。)

    回复删除
  12. 安哥爵偏心。。。。羡慕妳咯

    回复删除
  13. 我等这一顿,也等得好久,呵呵~~

    继续羡慕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对了,你好久沒上来了,别来无恙吧?

      删除
  14. 现在看到新内阁的名单,虽然很多新面孔我都不认识,
    但认识的那几位,他们的职位看了很倒胃!


    (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搬家(blog) 了,之前都很上来!抱歉,一时的疏忽)

    回复删除
    回复
    1. 那些人都不必认识,有没有作为才重要,不过看来是换汤不换药。

      我搬家很久了,很舍不得,不过沒办法。

      删除
  15. 之前朋友问我这次变天会成功吗?
    我说很难,原因是太多‘不干胶’的手法了。。。
    咳~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如果不是耍肮脏手段,肯定是变天的。看来,唯有寄望未来了。

      删除
  16. 回复
    1. 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这五年內会发生什么事无人能预测,但生活还得过下去。也许,我们应该更正面的寄望五年后。

      删除
  17. Nice to see your article again, life`s go on.


    回复删除
  18. 的确消沉一阵,新闻只看标题不读內容,讲起大选成绩就火滚。但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必须更积极,正面地寄望在五年后。现在已醒觉的这一代,就是我们的希望。

    回复删除
  19. 人间正道多沧桑啊!就邀清风明月为友,就请花木野草为邻吧!

    回复删除